沂河|花·事

   发布时间: 2022-01-13 17:37:00

 

  一、花之品性 

  若论梅,一“清”字足矣。外形之美,未必就比得过其他,唯有清香,沁入肺腑。加之不惧冰雪,历来为文人称颂。尤其是绿萼,月亮做的瓣子(借得汪曾祺老先生的一句话“梨花的瓣子是月亮做的”),花心透着淡绿,实在清得不可方物;与梅最配的恰是月亮,林逋的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”,写尽梅花之美。以梅为妻,自然是没有人比他更懂得梅;“一树梅花一放翁”,陆游亦钟爱梅,应是视梅为友了。

  海棠,当得一个“俊”字。不管是西府、垂丝,还是木瓜。浅浅的粉,正是小女儿的娇媚俏丽又略带羞涩。一树小花初绽,忍不住驻足,看了又看。如偶遇风片,则轻声私语,窃窃有声。

  玉兰,英豪阔大,瓣子瓷实,大大咧咧,不拘小节。

  樱花,团团锦簇。温厚,少言。

  紫荆,初露时,很不耐看。渐次开放后,才慢慢现出她的美。她有着内敛的精魂。

  牡丹,雍容,皇后气派,淡淡的药香。到底是花王,从不显山露水,却怎么都掩不住芳华。

  芍药,牡丹的小妹。处处模仿牡丹,包括叶子和花的形状,却处处略显一丝寒酸。

  是花,就是美的。个个,又不同。世间女子,亦是。我看花如此,花未必同意。武断了。

  花,看我,会如何?

  二、女孩与花 

  女孩,如果以花为名,不需想象,是自带诗意的。

  木槿、紫荆、绿萼、含笑、香玉、腊梅、文竹、石竹、桔梗、紫薇、茉莉、海棠、玉兰、素馨、木兰、小莲、玉梅、樱子、葵花、兰、秀菊、栀子、桂花、荷花(芙蓉、玉菡就更好了)。哪怕是麦冬、千叶、绿萝也是极好的——物我合一。

  好在我的名字里有枫,女儿的类于玉菡。妹妹的名字有莲。母亲的名字是荣英,取一树繁花之义。奶奶的名字叫桂梅。

  一树,一花语。甚是欣慰。

  结

  花事,将尽。

  不需悲凉。

  因,岁岁如是。

  □国枫华

来源:临报融媒  编辑:李亭